旅日作家&教授
毛 丹青:用文学构筑中日交流桥梁

2017年8月14日

未标题-2

毛 丹青
旅日作家&教授
1985年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,1987留学定居,当过商人,做过鱼虾生意,游历过许多国家。2000年弃商从文,中日文著书多部,现任神户国际大学教授。北京大学客座教授。

如今喜爱日本文学作品的朋友是越来越多,中日文学之间距离也被逐渐拉近。本期微帆有幸邀请到旅日作家毛丹青,请他聊聊多年的日本经历以及他眼中的中日交流。

——请简单介绍一下您的经历。
我是1987年来的日本,今年正好30年了。来日本之前,我从北京大学毕业后,进入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。我在那里供职两年,读了很多书,也写了学术方面的书。最初到日本是为了留学,后来去经了商,做鱼虾生意,包括远洋渔业。之后由于立志当日文作家,我辞退了商社的工作,花了1年的时间走遍了日本,发表了第一本日文书,并获得了一个文学奖,算起来已经是17年前的事了。2009年我在神户国际大学当教授,主攻日本文化论。现在主要从事教育工作,培养中日两国的学生。

——您到日本后从事过水产生意,对您来说,这段经历有着怎样的意义。有什么印象深刻的故事可以分享一下?
这段经历很难忘,最关键的是让我融入了日本的社会,我就像一座孤岛,浮出于日本这一海洋。在北海道有一回到渔港进货,一位日本渔民从海上打鱼归来,让我跟他一起吃早饭,等我抬头看他时,发现他的眉毛上都是白白的雪。北海道的男人眉毛很粗,我对日本的认识大都是从这样的日常细节而来的。

——您笔下的日本更多是日常点滴的生活,从平淡中为读者展现日本魅力。在您看来中日交流的重点是什么?您认为今后会是怎样的发展趋势?
重点是交流,现在每年有600万中国人到日本旅游,这个规模还会继续增长,人与人相识非常重要。虚拟的世界无法代替现实,对日本的了解已经进入到了一个个人的时代,而不是过去那种集体的阶层的国家的时代。

——您作为中日双语作家,中日文写作您更偏向于哪种语言?中日语言上的异同对您的写作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吗?
日语也许更多一些,毕竟在日本的生活时间已经超过了我在中国的时间。尤其是我的日本学生,大家在日本的时间都比我短,所以讲课教学,包括用日文撰写文章的密度很高,至少比我的中文密度高。我的中文受到日文的影响,这个没办法,尽可能把其影响减低也是我一直努力的一个方向。

——这次您为又吉直树的《火花》担当中文译者,据说新书《剧场》的翻译也在意向中。您参与其中的缘由是什么?作者和译者,两者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?
《火花》是我翻译的,新书《剧场》还没说定。又吉直树是一位很优秀的小说家,不仅作为漫才师,作为小说家的发展空间也很大。与他结缘的理由很简单,只是因为我们喜欢文学,还有他对中国有浓厚的兴趣,这个很难得。其实,我也是最近喜欢上了翻译,觉得沉浸式的阅读与翻译对自己的日文写作有助推的作用。

——今后有什么计划。
我主编的杂志书《在日本》会继续出版发行,今年书展我们推介了《小猫站长》,讲了一只猫挽救了一个贫穷车站的故事,接下来还会做其它选题,我也会写书,全是跟日本有关的。